首页 > 花边 > 情感

塑料瓶当足球!这群山里娃梦想当C罗 背篼当球门

2019-04-07    来源:wap.sc115.com

(原标题:背篼当球门,塑料瓶当“足球”,这群小小“山鹰”梦想成为C罗!)

我是山里娃,不做乡巴佬。这是一群热爱足球的山里孩子,最小7岁,最大不过10岁。家住大山上,没有平地踢球,孩子们会在山里干活的休息时间,用背篼当球门。足球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那就用填充满的塑料瓶“冒充”一下足球吧!

生在小山村,足球却带给他们地球村的视野。成为C罗一样的世界球员,是这群山鹰小将的梦想。

背篼

这群山里娃

背篼当球门,塑料瓶当“足球”

大渡河的水流,终年急湍,水声轰隆。当年红军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的英勇,让泸定因此成为革命历史名城。这群少年们就来自泸定县最南端的得妥镇,这里是汉、彝、藏等民族聚居的乡镇。得妥,在藏语中是幸福的含义。

背篼

2018年4月,得妥镇中心小学校组建起了校园足球队。孩子们从未踢过足球,主教练金华也是位美术老师。学校没有专门的草坪,练球只能在水泥地面上,但丝毫不影响孩子们奋力地奔跑和拼搏。仿佛是一根火柴被划燃,足球自带的魔力,让孩子们有了使不完的劲儿。

背篼

9岁的藏族男孩苟春强,不太习惯面对镜头,有时讪讪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

“放假了你每天几点起床?”

“6点。”

“6点?你能起得来?”

“我爸爸5点半就起来了。他要先喂猪。”

从苟春强不多的话语中,得以还原他一天的生活。吃过早饭后,他需要背着背篼上山去摘佛手柑,这是家里可以拿去卖钱的一项经济来源。摘佛手柑,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苟春强的手上,有很明显的茧。当佛手柑摘满一筐时,爸爸会来背下山。一天下来,苟春强要摘满4背篼。

“那么,好久是踢球的时间呢?”

“中午休息的时候,1个小时。”

“你主要练哪项?”

“射门。”

“门在哪里?”

“背篼当门。”

“会不会踢到别处去?”

“会啊。如果踢下山,还要跟着追。”

“踢坏过哪些东西?”

“房顶的瓦片,我妈的水桶都踢坏过。”

“妈妈理麻你没?”

“理麻了。嘿嘿。”

校长王君介绍,其他的球员几乎也是一样,没有足球和门框就自己“设计”一个球场,塑料瓶加满石头,也能当个“足球”。

背篼

足球“勾走”他们的眼泪:

县际比赛得了季军,太遗憾

专业足球教练,没有;标准训练场地;专项训练经费,也没有。有的是,球场上收获的苦与乐。十名队员中,七名是彝族,两名是藏族,还有一名是汉族。在球场上,孩子们三种语言交互使用,默契配合。校长王君告诉他们,足球可以带他们走出山沟,走到外面更大的世界去。

山里娃娃吃得苦、受得累,山里娃娃体能好、跑得快。通过集训队员体能、技艺和赛场对抗能力在短时间里突飞猛进,接连取得了优异的战绩:6月,参加“2018年泸定县中小学生足球选拔赛”获得了低段组第一名;7月,参加“甘孜州第三届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获得了甘孜州东路片区足球赛低段组第一名。

背篼

不过,一路傲人的战绩也遇到过挫折。在随后的决赛中,他们遇上了体力更好的理塘代表队,输了,获得了季军。

“他们个子没我们高,但是跑得太快了。” 回想起几个月前的“失利”,“山鹰”们涨红着脸,争先恐后分析着原因。

“听说你们哭了?”

“哭了,觉得遗憾。”

在少年眼泪的背后,校长王君很感慨。“我是语文老师,教了这么久的书,没有一篇课文让全班都掉眼泪。但是足球,就有魅力,‘勾走’这些男娃子的眼泪。”是山鹰,就要接受风雨的洗礼,才能飞得更高。

背篼

最爱的球星是C罗:

他长得帅,球还踢得那么好!

只有问起“你们喜欢哪个球星”时,少年们才能瞬间放开羞涩,直白而大声地回答,且这个答案完全一致:“C罗!”

“为啥喃?”

“他长得帅,球还踢得那么好!”一通“告白”后,大家又哈哈哈地笑成一堆。

他们对C罗的了解,来自于每天集训之后,教练组织观看的比赛视频和足球题材的电影。“他们还喜欢看《少林足球》。”教练李明勇在一旁补充。因为山上没有地方踢球,孩子们假期也住校集训。7岁的小队员,有时鞋带还栓不紧,上场一脚,鞋飞得老远。

背篼

倪小东是队里的7号,也是队里的中锋。因为皮肤很黑,大家都叫他“黑娃”。在场下,“黑娃”是一个十分腼腆的男生,但是一上场,他就是冉冉升起的“足球明星”。 在大邑县的五人制足球比赛中,“黑娃”一个人就进了3个球,把对手远远甩在身后。连记分员都忍不住说:“哇,7号又进球了! 太厉害了吧,感觉他有点像拉丁美洲那边的球员。”

倪小东非常满意自己的球衣号码,似乎穿上就多了C罗的气势。问及长大的愿望,孩子们都想成为C罗,因为可以到更大的球场去踢球。

背篼

绿茵场上的成长:

他们成了进球最多、失球最少的“双料”冠军

近日,在成都大邑的一个足球训练营活动上,山鹰足球队对战广安队。最终山鹰队以4:0取胜,并以小组赛和排位赛中7战7胜、“最多进球、最少失球”的优异成绩获得了本次大赛的“双料冠军”。

“学校期末考试刚结束,山鹰足球队就收到了成都市足球理事会的邀请,参加了历时23天的足球研学活动,先后到了邛崃、蒲江、雅安、汉源、大邑,一路奔波一路学习,一起参赛共同交流,过关斩将,最后获得了双料冠军,实属不易。”这一路,校长王君看到了队员们的成长。

背篼

队长罗彬,是山鹰队的门将,他是队里最“稳重”的球员,并且球技高超。在决赛当天,罗彬从守门员变身“前锋”来防守对方猛将,因为长期担任守门员的缘故,他成功将对手守住了。

而在球场外,罗彬是所有山鹰队球员里家庭最困难的,家里共有五个孩子,他是最小的一个。即使如此,他的父母依然很支持他参加足球队的“游学比赛”,东拼西凑省下来的钱给他交了游学经费。

小组赛的对抗中,不到8岁的小队员安小龙被守门员一脚踢来的足球打中了胸膛。场边教练和队医立刻跑上场去,询问、查看伤情,劝他下场去休息,安小龙两眼噙着泪花,却坚决地摇摇头,摆摆小手,“我不下去、我不下去!”。后来统计,年龄最小的安小龙在整个比赛期间先后把十多颗球踢进了对方的球门。

领到奖杯,十名球员激动地把外套脱了,朝天空抛去。前方,更广阔的天地,在等待这群山鹰。